「真正的言論自由,是要在公共場合說心裡話,不僅罵貪官更罵皇帝。不僅要麵包更要自由。」───余杰

 

「作為異議人士,最痛苦的考驗,不是本人被羅織罪名、身陷牢獄─這是他們求仁得仁的結果;最痛苦的考驗,是連累無辜的家人。而獨裁政權最邪惡之處,就是用『株連九族』的方式瓦解抗爭者的意識。」───余杰